聚焦西岭

聚焦西岭雪山

行过西岭:云雨间的妙趣胜景

〖内容整理:〗〖发布时间:2017-09-30,该文章已经被399人阅读过〗

 

行过西岭:云雨间的妙趣胜景
自幼听闻杜工部「窗含西岭千秋雪,门泊东吴万里船」一句,直至老大离家才知晓西岭确有其处,且逢晴好之日,可见西岭含于窗中。今次有幸去西岭,多半行雨中,但种种景致,均是意料之外的惊喜,让我领略了小规模的壮阔。
 
 
 
细雨秋分时,云雾斐变自见风致
一千四百余年风尘攘攘,春耕、夏耘、秋收、冬藏,未失其时;汙池、渊沼、川泽,谨其时禁。而今我们还能同先人一齐极目逶迤之景,蓉城有幸焉,西岭不自知,只顾演换它飘渺高举的云海,从松果林里漏两隙佛光,是为飨宴。这是神圣之一,不可思议无可思议的胜景。
赶在国庆之前去西岭,为着松涛云海,为着坪顶星汉,为着峰际日出,不致为攒动的人头所困。或是憾事,西岭今次连番阴雨,所思念之景总不得见。日月坪上雾气常弥散,山雾偏冷,松枝清润,雨露有韵。但撑伞行走总扰人不适,间或一脚踩进泥草地,鞋湿,是雨天里避无可避的乐致。已挡过四野的雨芒,既行于天地川泽间,无法隔绝一场雨与自己,湿掉的鞋便替我淋雨了。
第二天晨起,日月坪雨停,出别苑去阴阳界。走栈道上,木梯古林有风致,山雾取巧,无意间拂来又走散,而总在我张望时从两侧袭来,盖掩四周山林,使我疑心西岭无意让我窥其绝景,诱我冬日再访。阒无一人的寂静浓得我微醺,松鼠从栈道上飞快地掠过了。忍冬杂生路旁,点点红色在芜青之中透生气。夏秋之分,还是遍山遍野的绿,竟于无人境中消解了自己。
 
 
 
 
无望后的大有所望,一页山水长卷邈邈迢迢
起初乘索道到滑雪场,复上日月坪,一路上云雾未散,本已使我对此次游玩绝望了。翌日早起看窗外隐约缭绕,心知日出无望,复又拥被睡去。再醒时天光有大亮之意,起身去看,顿知赏山景全无绝望一说。于无望时生出大有所望之处,云光山岭各有措置,在始料未及终料不及的时机各司其职,演绎着人意山光俱有喜态、一扫慵倦的胜迹。阴云乍开,天地间裂一条缝,中间显出西岭起伏有流动感。云绕青翡,块积白练,连绵的云连绵的山,真真是一幅青绿山水长卷。眼睛扫过来扫过去,云雾稍时斐变,目光折返间景致便有不同。太阳已高,藏于云后,晦明间有几片光漏出,山脊顺势延展,接住这阴郁里的亮光。该有山鹰盘旋,隐进雾中潜身藏形。山河自有其威仪,远隔重障不可亵玩。庄严的管弦乐奏自高云之上,鬼斧凿出巴赫的精致,那自我完美的故人,杜甫也好巴赫也好,在西岭,将整座成都都完美了进去。时逢成都空明气净,可见西岭起伏地平线时,定能教全城市民的朋友圈被刷一次屏。我站在梯顶,久转不回,虽是晨早空气清寒,雾从梯下登上来,拂面更觉凉沁,但不舍此景,见识了西岭的变幻无常,更不敢稍有怠慢。极目之处是钴蓝的山峰,顶上盖积雪,块云缠绕间如神灵居上,有丝竹之音。近处脚下是松林、青山,雾薄如纱已是伧俗的比喻,但身临此间浑不知伧俗为何物。吃过早饭,不过一刻钟,先前景致全然消殁,面前只是无尽的白雾,连松林也不得见了。
 
滑雪场人文之地,高山游乐趣味非常
若日月坪是风光胜景,滑雪场便该是人文俊秀。下山两千米处是滑雪场,还是山雾,还是雨。游人还未如织的季节,游乐也多闲趣。建筑整体北欧风格,大抵可满足游客想象。既是山地,玩乐之事自不同于平原游乐场。玩过悠坡球,整个人在透明球内从高草坡上滑下,飞起时刺激不可言说。秋千与海贼王因整修,一吊车拦路,连其貌也不得一见,但国庆期间便可供人游玩。另玩滑车,同行伙伴替我选了速度最快的一道,从高处飞滑而下,片刻失重感。因雨故滑草等诸多项目不能一一游玩,算是缺憾。
期待冬日乐趣,我生自北方,每年冬日纷扬,大雪人间静默如谜。但孩子的玩法不脱雪仗、雪人之类,其时乐趣也颇多,只看雪便是童年逸事。倒是南国巴蜀之地可体验滑雪、雪橇之类「高级」玩法,使我颇亟欲于南方歆享玩雪之趣了。
两日游玩,心知西岭绝非一次便可略其全貌之地。春秋一去无雪,常见清润山雾,分不清雨露;严冬一去日出,雪挂松枝失语,莽莽山河如故。车行至成都市内,昏黄路灯横过浓黑的夜。三环已过,我暗盘算着冬日回时,又该以何等面目迎接西岭的拥怀。